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以社交为纽带、低成本、低门槛的微商近年来发展迅速,它为人们带来了新的消费体验。  以社交为纽带、低成本、低门槛的微商近年来发展迅速,它为人们带来了新的消费体验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但同时,微商暴露出的问题也越来越多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<3%的受访者希望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,记录微商不诚信信息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<2%受访者曾通过微商购买商品

  上海市民林凤(化名)是自由职业者,常通过微商给孩子买奶粉、玩具等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林凤向记者介绍说,微商的产品种类通常很丰富,还经常“晒”出消费者反馈的使用体验,看起来比较让人放心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付宇彤常在微商处购买化妆品和护肤品,她对记者说,微商“不靠谱”的很多,但她购买的那家产品质量信得过,“我是老客户了,没轻易换过卖家,通过微商买化妆品也为我省下了一大笔开销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山东青年创业者刘安(化名)平时工作忙,经常没时间吃正餐,总通过微商买零食,他向记者介绍说,微商售卖的一些食品在市面上不常见,让人很想尝尝鲜,虽然有些是自制食品,但看宣传图片挺干净卫生,还常有优惠活动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<5%)等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北京某国企员工张宁雅常通过微信朋友圈、微店购买护肤品、服饰鞋包,她发现很多微商直接在购物页面标注“默认接受微小瑕疵”、“本店不接受不提供退换货”这样的语句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“我曾在一家微商处购买上衣,因为号码不合适要求换货,即使我自己承担来回运费对方也不愿意,理由是‘购物页面已写明自己选好号码,不接受退换’,最后那件衣服只能闲置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还有一次我通过微商购买粉底,买回来发现与专柜的明显不同,我找对方理论,对方一个下午只回复了两三句话,最后干脆不回复了,我只能自认倒霉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“有次我在一家微商买月饼,卖家宣传得天花乱坠,月饼却让人难以下咽,整个就是虚假营销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”刘安坦言,通过微商买食品,他最担忧卫生情况,“有些微商还是朋友,即便产品质量不好也不好意思指责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“微商缺少监管,商品质量难保证,没什么售后保障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”付宇彤介绍,她一个朋友曾在微博上了解到一家微商,从那里购买了一只品牌口红,货到了发现是假的,“拿在手里轻飘飘,没有质感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朋友找对方讨说法,居然被拉黑了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“我遇到过的有些微商服务态度非常差,稍微多问几个问题就显得很不耐烦,发货也慢,对于顾客的咨询很久不回复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”林凤认为,微商毕竟不是正规公司,目前对其违法行为缺乏完善的监管机制,一旦遇到问题很难解决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<9%的受访者担心在微商处容易买到假冒伪劣产品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<9%的受访者直言体验不好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、中国消费者保护立法专家组组长李伟民表示,互联网、物联网、大数据和云计算等现代科技促进了微商的发展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微商没有中间环节,方便快捷,相对于实体店而言成本低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李伟民认为,微商的优势和缺陷、发展与风险并存,规模小、不成体系、不规范是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“法人治理结构上,微商没有按照公司法规定建立法人治理结构,是其发展成规模、成体系的局限,有着很大的法律风险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多数微商也没有取得营业执照,属于违法经营,即使登记了的微商,很多实际经营范围也与登记的不符,产品质量难以保证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<3%受访者建议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林凤希望,正规微商多向消费者提供采购、发货过程的视频,以及票据等证明,让消费者放心,“这样能为自己赢得良好口碑,还能帮助净化微商市场”,她还希望对微商加强审核和资质评级,供消费者参考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付宇彤坦言,她身边有同学遇到不靠谱的微商,基本都没有去维权,“没损失太多钱,当作花钱买教训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付宇彤认为,消费者在微商处遭受损失还是应该积极维权,否则会助长非法微商的气焰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她希望微商平台能得到更好地发展,为消费者服务,建立起更加完善的监督机制,切实监督微商经营,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刘安希望,针对微商制定规范的经营流程,“微商经营者要努力提高产品质量,自觉守法经营,为自己赢得好口碑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消费者也要勇于维权,监督这个市场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<9%的受访者期待电商平台树立责任意识,维护用户权益和网络秩序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李伟民表示,国务院目前有关于网络经营管理的规定,比如公司法、消费者保护法、网络交易管理办法,但立法相对滞后,法律跟不上技术的发展,无法包罗所有的问题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“而且微商涉及面广,品种、门类繁杂,情况复杂,很多人通过互联网经营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目前没有统一标准、专门的立法,导致规范微商行为存在一定难度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  “依法经营是微商这种商业模式生命力的源泉,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完善立法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”李伟民认为,立法机关应加强专门立法,对微商建立科学的退出机制,建设诚信体系,加强诚信管理,引导微商的发展方向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他还指出,平台对微商的管理至关重要,“微商自身也要依法经营,办理管理登记,进行报备,获得许可,同时诚信经营,保证服务、产品质量,提高可靠性和安全性”。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

3%受访者期待将征信机制引入微商经营